1. 首页
  2. 炒股配资

[场外配资清理等于刮骨疗伤]疯狂的配资骗局背后:账户改密套取保证金|场外配资

新闻单元总结:6月17日,市场情况显示,十只股票整体涨幅达到6.28%

更改账户以获得保证金

疯狂集资陷阱

本报记者严艺彤在福州报道

羁绊是进一步收紧外汇外资金配置,希望降低外汇外资金配置的杠杆作用来规范市场。一份过高的路演公告令投资者震惊。漳州汇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林投资”)的这份通知说:“这点小钱不能退给你,而且,也没送你多少钱。我想复兴,需要这笔钱。我不能还给你。我现在就要回老家了。我不必来找我。找到了就不给你了。我在此宣布!”

通知下签名为朱振林,1991年出生。据一位不愿签字的人说,他曾经扬言要带着家里的美景去上班,穿着拖鞋,但不像做金融的样子,他在老家还欠了100多万的外债。

但就看朱振林这么“不靠谱”的人,他改了账号密码,拿走了客户存款。受害者被疏散到福建、上海、湖南、四川等地,涉及金额总计2-3亿元。据《中原时报》记者掌握的数据,本案涉及的朱振林存款为1345万元。

而高调的朱震林,留下一个嚣张的通知没了。

这不是一个聪明的技巧

目前投资者几乎无所适从:找不到出资人的信息,因账户密码被修改而止损。

“后来做的四个账目有问题。最大的账户存款210万。第一天就发现加密了,另外三个也加密了,关闭了。”成都某投资公司的陈明(化名)告诉本报记者,5月15日,她的公司成为汇林投资的二级代理,亏损600多万元。

湖南的刘强(化名)也类似。他是5月12日开户的,也就是汇林投资建的那天,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资金拨付运行正常。6月5日,刚开户,“发现账户密码操作被更改,存款被前一个出资人拿走。”

记者采访的很多受害者发现,朱振林惯用的方法是:前期正常资金分配,后期通过改变方向拖延时间,直到通过改变秘密将保证金取走。

“6月3日第一次去汇林公司,存了60万。账户两天没出来。5号,我去他公司关了门。”来自福建的冯先生说。

据容仙介绍,6月5日,江西一代理客户发现该账户被强行关闭,并报警。

“6月8日,我们的9名受害者到厦门贾立安派出所报案,并做了笔录,涉及5500多万元,押金1345万元。”湖南的刘强说。

朱振林签的通知说:因为拨资金的客户股票账户被恒生冻结了1000多万,亏了650多万,只还了我370多万。“这点小钱不能退给客户。”

傲慢的背后,有很多错误。据业内人士介绍,恒生系统作为融资业务的业务工具,不存在冻结账户与否的问题。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朱振林将客户资金挪作他用,资金被破,导致客户账户被强行关闭。

接受存款

集资公司作为股票融资的中介平台,赚取上下游资金的差价,即从资金方吸走,然后交给集资客户。

朱震林反其道而行之:家里出资人每月付给他的利息是2%-2.2%,朱震林付给客户的批发利息是1.3%-1.5%。朱震林的生意极其不合理。华东某大型集资平台,认真直言。朱振林打算拿一笔存款,业内称之为“对冲”。

现在每个账户的情况都不一样,有的已经关了,有的还没关,有的是出资人协商的。至于封账的保证金情况,前面提到的湖南刘强说:“时间过了这么久,应该是被朱震林拿走了。”根据我们记者获得的数据,开户前直接转账的存款,加上已销户的存款,应该在750万元左右。

据悉,还有两个客户,资金配置金额分别为5000万元和2000万元,由于找到了出资人回家协商解决,避免了保证金的损失。

朱震林获得保证金的另一个途径是上下游的杠杆率差。

以1: 5比例下拨1亿元的计算为例,最后销户,上述资金下拨平台仔细计算,理论上朱振林最多可以提取2500万元。

朱震林套期保值的另一个“证据”是利率“高低”。高利率意味着在配套资金需求旺盛的时候,可以尽快划拨到一个账户。汇林投资建设于5月12日,不到一个月就迅速完成了套期保值行为。

据知情人士透露,朱震林的很多配套资金来自杭州某知名配套连锁平台。考虑到潜在风险,另一家筹资公司以3%的月利率拒绝了朱振林的融资请求。

据汇林投资原业务代表方盈(化名)介绍,公司在月初收取客户存款及利息,并在月中或月末与出资方结清利息。“他利用半个多月的时差拦截了这个部门的兴趣。去炒股,想把1点的利差赚回来,效果就没了。”方盈告诉《中原时报》记者。

“基金方没有收到利息,但已经操作了资金,客户账户被强行关闭。”方盈说。

场外集资风险

6月14日,证券业协会甚至要求证券公司进一步控制证券公司信息系统的外部访问。目前,在羁绊层进一步收紧场外资金配置时,朱震林的陷阱是逆风作案。

“资金,最重要的是双方的相互信任。没有这个,就无法匹配。”福建某集资公司的人。

多名接受采访的受害者告诉本报记者,他们没有去过汇林投资,也没有和朱振林接触过,只是通过朋友提供帮助。然而,随着股指的上涨,普遍的乐观情绪和市场对资金配置的需求已经麻木了许多投资者的风险防范意识。

事发后,多名受伤投资者已向厦门市思明区龚勋分局经济调查大队报案,但未立案。“公安局还是说,股票配置纠纷是一种新型的经济案件,有必要召开专门的集会进行研究。”15日,来自福建的冯先生再次来到思明大众流通分公司。

厦门市公安局相关人士告诉《中原时报》记者,每一个经济调查案件都要经过一个初步的调查过程。执法圈的人也认为,集资是一种新的金融商业模式,“公安和法院也认为是新颖的”,这需要一门熟悉的课程。至于民事纠纷和刑事案件一如既往,公安部门需要网络证据和综合分析人才和素质。

“场外集资是一种民间行为。如果存在真实的集资行为,则为条约法、民法通则等执法规定所涵盖,类似朱振林这种收受存款的做法有犯罪嫌疑。”由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宗川代理。

正如嚣张跋扈的朱振林所说,受伤的投资者现在最紧要的是联系出资方,为尚未销户但部分找不到的账户止损。

进入【新浪财经股份】讨论

原创文章,作者:嘉禾股票配资平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ahetouzi.com/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