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炒股配资

[场外配资违法吗]六股同步闪崩 刺破“隐形操纵”灰幕

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中铁、华鼎股份、伊尹、春兴精工等6只股票,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同一个时间,跌得整整齐齐。经检查,《上海证券报》记者发现,“闪电崩盘”是由这些公司股东的资金分享账户被强制清算造成的。这背后,隐藏着一条被异化的场外资金分享灰色链条,在股价的运用上也隐藏着违规行为。

记者高山

让投资者哀叹的“闪电崩盘”时刻,卷入了异地资金配置的灰色链条,隐藏了股价使用的违法行为。

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中铁、华鼎股份、伊尹、春兴精工等6只股票,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同一个时间,跌得整整齐齐。经检查,《上海证券报》记者发现,“闪电崩盘”是由这些公司股东的资金分享账户被强制清算造成的。

在接受法国采访后,记者了解到这些集资账户的来历:在高利率的诱惑下,江浙沪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与集资者签订了讨债和借账协议,集资者进入保证金控制投资者账户,通过融资竞价购买了大量指定非融资规模的中小股票。在这个时代,投资者无权交易他们账户中的股票。

但在“闪电崩盘”的极端行情下,原本有其应有位置的利益联盟突然崩塌——股价接连下跌,融资公司无法追加保证金,导致投资者的账户被经纪人或投资者拉平。接下来的故事是,出资人要求集资公司按照合同弥补损失,但后者因损失惨重而无法承担损失,暴露出更多的违规嫌疑和操作内幕。

这是一条隐藏的、异化的灰色集资链:原本自制的私人存款到集资者账户,导致集资者向自己的私人账户存款;本来是小我向募捐者借钱放杠杆业务股票,导致募捐者向小我借钱放杠杆业务股票。

这是一种新型的“隐形使用”模式——以场外资金配置的名义使用股票价格。据记者检查,这些账户中的资金到位后,全额买入相关公司的股份,然后持股,进行“锁定仓位”的实验。问题是,事实“锁仓”是谁做的?

“闪崩”后,出资人和出资人的矛盾升级。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筹资人是市值管理和股价操作的团队,是相关上市公司的归属和代言人。“我们怎么能无缘无故借这么多钱买这些股票呢?我们自己也没钱。押金不是从我们的账户上支付的。这个可以查;当时都是他们说的(他们),现在亏了也找不到我们。”

募捐者说的是真是假?投资者的利益是否受到保护?讨债协议有执法效力吗?相关上市公司是否涉及违法违规行为?这些问题需要拘留所核实和定性。

在近期的大连电瓷、凤兴股份等案例中,一条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出发,通过市值管理团队将场外资金配置给私募基金,然后实现股价运用的运营链已经完全披露并恢复。背后是高压打击下屡禁不止、错误无数的场外集资市场,在执法、约束和实际需要之间博弈,如何在未来扬长避短、拨乱反正,磨练制度建设的智慧。

同步“闪崩”之谜

在动荡的市场中,六只股票在同一天“闪崩”并不罕见,但统一秒的“闪崩”一定有问题。投资人只看到“闪崩”的k线图,但筹资人心里清楚,筹资账户的整体余额才是重点的原因。

6月19日是额外的一天。当日,上证综指突破3000点关口,触及2016年6月以来的最低点。沪深股市近1000只股票下跌,“闪电崩盘”此起彼伏。

如果仔细考察的话,部门个股“闪崩”的一致性是不可思议的。

比如长城影视、华平、中铁、华鼎股份、伊尹、春兴精工等股票。有一个整洁有序的日内涨停——几乎所有股票都在当天14: 23左右立即下跌。以长城影视为例。14时23分,突然出现总计6126张7.83元(跌停板价)的卖单。股价瞬间下跌,出现了下面的卖单,收盘时还是一字一句下跌。再比如,14: 22,中铁股份有11295个卖出订单挂在跌停价,瞬间把股价打到跌停。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几乎所有上述股票都经历了连续跌停。

注意盘面上,有资金逃离。市场猜测的原因是该部门的资金分配账户是由经纪人或投资者强制的。

当时,张虹(化名)的股票帐户满仓上述四只股票,实际上“吃”了整个每日限额。

虽然他是这个账户的持有人,但张虹的权威是“看看就知道了”,因为张虹是一个高净值人士,他向筹资者提供资金和账户,账户由筹资者控制。根据凭证协议,张虹借出1500万元资金,资金分配偏向于将1000万元存入账户。此外,券商可以提供1: 1的融资,该账户最大可用资金为5000万元。几天后,满仓买入了包括中铁在内的4只股票。

张虹并不认为6月19日只是“闪电崩盘”的起点。接下来的几天,这四只股票每天都在下跌。张虹一再敦促集资者增加保证金,以防止账户爆炸,但对方最终没有增加额外的资金。张虹因根据协议关闭该职位而受到奖励和惩罚。根据对账单,该账户的总损失约为2000万元,剩余3000万元中的2500万元将返还给券商的两笔融资资金。张虹还剩500万元,亏损本金约1000万元。

从重新上市可以看出,前面提到的第一次挂在跌停板价格的“闪电崩盘”股票的卖出订单数量并不大,但由于这些股票通常业务不活跃,成交量较低,少量的卖出订单就可以触发跌停,当其他卖家顺风而逃时,就会“踩”一下,加剧恐慌,导致股价一个接一个下跌。“几只股票同时‘瞬间崩盘’。很有可能是部分股东被券商强行或自动出货,恐慌情绪已经延伸到融资账户,导致股东蜂拥出货。”市场参与者分析。

灰色匹配链

这是一条灰色的资金配置链:资金配置公司投入一定的保证金,操纵投资者的账户和杠杆进行“定向”股票业务,看似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却忽略了极端市场条件下的高风险。问题是,为什么这些高净值人士愿意把自己的账户和资金借给不知名的集资公司?

今年4月,在相关中介的指导下,张虹决定加入集资公司的集资行列。“没有好的投资渠道,担心资金会贬值。”

其实所谓的集资公司,甚至基金会,都没有明确的公司名称。他们是一群人,一个整体,擅长游击战。

乙方与签订的借款乞讨协议并非基于某个集资公司(文中暂称“公司”),而是基于所谓的公司营业员李。相关协议导致了私人与个人之间的乞讨协议。

“闪电崩盘”后,曾以贷款乞讨协议要求李赔偿,但后者以各种理由回避。损失的1000万元还没有谈妥,与他签约的李也失去了联系。

记者看到,这种贷款乞讨协议规定了资金分配比例、利息返还、权利义务等。以甲方账户借款协议为例,乙方向甲方(即投资方)证券账户存入人民币1000万元,甲方将自有资金1500万元转入自有证券账户。资金到达之日,甲方将该账户的业务密码报给乙方,乙方有权按合同交易股票,盈亏由乙方承担,乙方按合同每月向甲方支付利息收入。双方约定贷款讨还利息为1.6%/月,即每月24万元,贷款讨还期限为6个月。

甲乙双方还将约定警戒线和清算线。如乙方股票账户保证金不足60%时,甲方有权压榨乙方继续买入股票;当账户内当日市值低于警戒线,且乙方未补足保证金时,甲方有权卖出股票并更改密码锁仓。根据这一条款,张虹卖掉了股票,锁定了仓位。

在记者看到的众多协议中,乙方不是公司,而是周、李等所谓的资金共享公司的员工。记者问了很多投资人,但是没有人知道集资公司的详细名称,也没有去过集资公司的办公室。

“我是在2006年第一次断断续续地参加募捐的。我以前从来没有过问题。有时候我的生意亏损了,集资公司会实时弥补。”张虹告诉记者,他之所以敢向银行贷款来配置资金,是因为“这个账户是他自己的,对方已经存入了一笔存款,所以考虑一下风险不大”。

同样,40多岁的阿明(化名)接触基金配置10多年,即使在2015年的强势市场,也没有资本风险。这一次,他借了上亿元加入基金配置,他账户里买的股票与张虹的账户头寸高度吻合。乙方为公司员工李、周,签订本合同。

“代金券协议规定,买股票后只能看账户,不能自己操作。否则,如果出现亏损,我会承担。”阿明向记者提交的一份声明显示,他的账户在平仓前由满仓操作,最终损失了数亿元。

根据另一位投资者对账户A的陈述,该账户主要在6月6日开立。当天陆续进行了30笔长城影视的购买,购买总额约2500万元,持有成本9.25-9.45元/股。6月22日,该账户持有的长城影视263.11万股分5笔成交,成交价格为5.72元/股,表现为“卖券还款”。这意味着经纪公司已经平仓了。

在检查过程中,记者了解到,6月22日,长城影视持有的多个集资账户以5.72元的价格被结清。从后面的检查可以看出,长城影视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在营业时间躺在5.72元的日限价上,到了后期才被撬开。“真单挂了好几天了,之前一个字的跌停都卖不出去。”一些投资者告诉记者。

这是一条异化的灰色分配链。问题是,为什么这些高净值个人愿意把自己的账户和资金借给不知名的集资公司?愿意与赵、钱、孙、李等不知道内情的人签订借款乞讨协议?是整体缺乏风险意识,还是还有更多内幕没有被揭开?

在分配链下使用歌剧魅影

纵观整个资金配置链,资金配置平台的保证金来源极其关键。在融资平台的“上游”,怀疑存在上市公司隐藏的利益相关者,存在利用股价的嫌疑。

这是一个隐蔽的、高门槛的场外投资市场。

据记者调查,加入PZ公司的投资者主要来自江浙沪,讨债金额从500万元到4000多万元不等。据记者掌握的信息,长城影视只有一只股票,20多个基金分享账户共亏损8000多万元。

“近几年辛苦投资赚来的钱都挂在水漂了。本来想给儿子买套房子。”张虹仍然可以自嘲,但一些投资者的配套资金来自乞讨贷款,事后情绪非常低落。仍然有部门投资者不愿意透露资金来源。

当记者问他为什么愿意向集资公司或个人乞讨贷款时,有投资人告诉记者:“当时总是有许可的,集资公司也表示为上市公司出头,说给我们的存款都是上市公司发的。他们说有上市公司,怎么可能赔钱?而且就算亏了,上市公司也会垫底。”

但事件发生后,筹资公司未能落实还款许可,使得筹资方与上市公司的现实关系陷入迷雾:“闪电崩盘后,筹资公司的人首先带我们去上市公司维权讨债。相关公司的人先是照常收账,但尚未兑现。”

这只是杭州一家集资公司的投资人。在考察过程中,记者还发现,江浙沪等地也有不少这样的集资公司,彼此关系密切,互相拆借资金,合作控制集资账户。

许多迹象表明,这些融资公司绝不是简单的场外杠杆融资中介,而是一群有组织、有妄想的专业二级市场交易员。

在实际层面上,这些投资者的证券账户多为二合一账户,上述股票并非二合一账户。你如何结束生意?

记者了解到,资金划拨账户接受了招标模式的黑暗。根据前提,“二合一”竞价的常见模式是,股东将具有一定市值的股票转入融资融券账户作为抵押品,然后在信用账户中买入一定数量的黄金ETF或h股ETF,再转出到热门账户,再卖出黄金ETF/h股ETF获得一定的资金。资金的使用不受限制,难以监控,你可以购买任何股票。“规则上的错误用在双向竞价上,现在绑在一系列收紧上,但还是有操作空”经纪人说。

交易团队是否正在作为出资人出现,为相关上市公司利用股价提供“服务”?甚至上市公司用自己的股票?

采访过程中,阿明等投资人对融资平台的运营模式有了更多的了解,并把融资公司死后的操盘手称为卖家。“大家都很清楚。市场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借钱。在标的股票背后往往与上市公司的老板或关联方存在自下而上的约定。”阿明问记者:“没有人给出底部,你会借这么多钱买这样的股票吗?”

“这就是行业默契的奥秘。筹资公司是帮助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做市值管理,持有股票价格用途,赚取息差或持有收益分成。”上海某集资公司的一位严肃人士告诉记者,“所有的集资公司一开始都是签协议的,有的管理层是自己交易,有的背后聘请交易团队。基于逃避枷锁的思想,像往常一样,这种交易团队办公室设在境外,至少在海南。它总是打包一家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用几十台电脑和服务器来交易a股上市公司的股票。”

回到本案,当张虹等投资者与集资公司协商时,对方也公布了此类信息。据很多投资人说,筹资公司的销售人员批准了贷款乞讨协议,但没有钱支付现金流问题,因为“上游”上市公司的关联方无法获得底层资金。

场外筹资系统亟待跟进

在a股市场,配置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并不新鲜。但回过头来看场外融资的演变,融资模式已经作为“升级版”出现,主要涉及高净值个人的账户借贷,已经演变为股价使用的工具。这种混乱急需跟进。

案例是真实而重要的市场生态的缩影。

天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在2015年股市大幅震荡后,随着2017年市场的复苏,受到fete部门严厉打击的场外集资也有卷土重来的迹象。

不被束缚也不容易被束缚。

在执法层面,场外集资违法或合规,争议颇多。实践中衍生出各种变相逃避执法的手段;然而,在约束层面,证监会的态度十分明确——场外融资协议的违法性是在部门规章中评估的。

在实践中,场外融资是基于实际的市场融资需求,不仅屡禁不止,而且隐藏得越来越深。

记者从考察中了解到,目前场外融资的苏醒主要靠私人“熟人”借钱,网上资金的批发式融资几乎消失。这样就增加了筹资公司获得客户和事业的成本。很多上市公司为了追求更高的收益,在市场下跌的过程中提振了对股价的需求,场外融资走上了用股价统一的灰色盈利之路。

最近几个月,媒体曝光了大连电瓷、丰兴股份等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通过场外资金配置雇佣交易员团队,租用账户和集群资金,然后用自己的股票赚钱的案例。之后,出资人和出资人之间的利益纠纷是由股价暴跌引起的。

追溯过去,证监会确实披露并查处了马永伟等团伙使用达夫股票的案件,以及北八道整体多账户巨额杠杆基金使用次级新股的案件,其背后的股价使用团队都是通过构建场外资金分享链来聚集资金和操纵账户,以掩盖非法活动。

甚至在这样的时刻,上述“六股闪电崩盘”资金配置案涉及面广,涉及上市公司多,聚集了大量私人账户资金,或者会大大超过此前披露的案件,值得深入调查。

不破不立,未来的制度建设,场外集资何去何从?

记者采访了几位学者和资深市场参与者。关于未来的场外集资趋势,他们都建议:对于涉及股价运用的违法违规行为,重新不要放贷;但对于正常的融资业务,需要给予明确的执法岗位,并对相关机构进行监管。

“民间场外融资的强劲增长有其一定的性质。”北京某券商董事长告诉记者,“如果国家扩大筹资主体资格,建立信用治理、信用评估和控制体系,规范筹资的信息登记和披露制度,对卖出空行为进行监控;在此基础上,建立合理的准入和退出机制,适当引导筹资人和投资人凭证的风险承受能力。选择合适的杠杆率介入股票集资市场,最大化违约风险,可以规范场外集资。”

“对于资金的分配,还需要区分两种情况的认定。纯个人与民间民间主体之间的点对点集资借贷,只要不涉及股价使用等违规行为,就应视为借贷行为,不应视为违法;但对于以资金配置为重点的公司行为、商业化行为、商业主体,则应先浮出水面,再进行严格约束。在约束方式上,可以借鉴私募基金的治理措施,接受主体注册、募集产品备案程序、设定杠杆比率等措施,到中国证券业协会进行治理。百分之百禁止拨款是不现实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告诉记者。

新浪声明:此新闻转载自新浪的帮助媒体,新浪发布此文旨在传达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或确认其出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相应地自行承担风险。

负责编辑:王栋

原创文章,作者:嘉禾股票配资平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ahetouzi.com/1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